甘肃新闻网

甘肃渭源:从背背篓赶集吆喝到全产业链国际化销售 -甘肃新闻网报道

二三十斤当归装满一背篓、2块干饼子、1罐山泉水……天未亮就动身,韩生荣步行2个多小时到达集市时,刚巧赶上开市。上世纪80年代,他每天奔走于家和集市两点之间,并乐此不疲。

  “当归1斤卖1元多,每天赚二三十元钱。”韩生荣家住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田家河乡的元古堆村,世代以务农为生,对于这份“安稳收入”,他甚是满意,“背背篓卖药材”的日子,一过便是几十年。

  元古堆村海拔2400多米,年平均降水量508毫米,属高寒阴湿气候,所属地渭源县素有“千年药乡”之称,尤以白条党参、当归、黄芪闻名。中药材不仅是当地家家户户的主要收入来历,仍是乡民们防治疾病的原生药材。

甘肃渭源:从背背篓赶集吆喝到全产业链国际化销售 -甘肃新闻网报道  第1张图为王玉兰向记者展现企业研制的党参葡萄酒。 张婧 摄

  现年44岁的乡民王玉兰从小跟着父亲,徒步10多公里山路为乡民上门看诊。父女俩还经常背起背篓,上山挖药。那些年,王玉兰记住了许多药材品种,经过看、摸、闻、尝等直观办法,还对中药的性状,包括形状、巨细、色泽、外表、质地、断面、气味等特征进行观察,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“小中医”。

  正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,在王玉兰看来,“乡村一些常见病、慢性病运用道地药材调理,治疗效果上佳。”跟着父亲开过的处方越多,她对中药材的了解就越深,可是,干了一辈子老中医的父亲在她眼里却是个“穷大夫”,“那时候开处方不收钱,一副中药就卖几毛钱。”

  后来,到了考大学年岁的王玉兰依旧在志愿填报栏写下“医学”二字,经过读书,她求职到了南方工作,而在高价厚利的终端商场上,王玉兰见到最多的竟是“甘肃中药材”标签的各类精品包装礼盒。“家园药农们从地头挖出来好药材,却卖不上好价钱,这其间,最大的利润获取方是一环一环举高价格的倒手商贩们。”

  使用回家时机,王玉兰接连7年到田间地头打问乡亲们的药材收成,并作出调研分析陈述。她说,导致药农无法获高利的原因不仅是二道贩子,还有药材自身或多或少存在不规范栽培和管理等问题,在这个上千年种药的当地,老百姓凭仗惯有的传统思想形式,进行粗放式栽培……

甘肃渭源:从背背篓赶集吆喝到全产业链国际化销售 -甘肃新闻网报道  第2张图为渭源县田家河乡元古堆村带上“身份证”的药材溯源信息。 张婧 摄

  同时,她还出产、加工、出售中药饮片;发展特色中医摄生;研制摄生茶、保健饮片、药膳出产,以及党参葡萄酒的研制。直接联系下流终端商场,以直采直供的运营形式,既确保药材质量,又为药农争夺最大利益。

  现在,王玉兰经营企业已具有多项研制专利及实用型技能专利,开发“我国驰名商标”“农产品地理标志”的渭源白条党参道地资源优势,以“栽培标准化、仓储规模化、出产规范化、发展产业化、出售国际化、管理科学化”的全产业链形式进行发展。

  在上述“田间课堂”的技能培训中,韩生荣便是学员之一,掌握了标准化栽培技能后的他逐步尝到药材甜头,“再不用背背篓去赶集吆喝了,现在坐等就有人上门高价收买。”接下来,他将进一步改变栽培思路,管理好现有的10余亩药材发“药财”。




© 甘肃新闻网 版权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Z-BlogPHP & Yiwuku.com